联系我们|微博互动|微信扫一扫主管: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与城乡建设部    指导单位:中国房地产业协会    主办单位:中国房地产金融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财经新闻

1万元猥亵9岁女童,还暗控P2P!解剖3000亿地产大佬的财务危局!

来源:苏说财经作者:苏说财经时间 : 2019-07-04 10:06
7月3日下午,上海公安称,王振华猥亵女童属实!
人神共愤!
 
这是一场涉嫌预谋的犯罪!
 
据消息称,6月29日,上市公司新城控股董事长王振华涉嫌猥亵9岁女童。7月1日,王振华在上海被采取强制措施。3日下午,上海公安称,王振华猥亵女童属实!
 
带女童入住酒店的女子周某也已到案。周某49岁,是受害人母亲的朋友,谎称带两个女孩(一个9岁,一个12岁)去上海迪士尼游玩,从江苏徐州带至上海,安排入住酒店。事发当天,王振华对9岁女童实施猥亵,事后给付周某现金1万元。良心就值1万元吗?!
 
据刑法规定,以暴力、胁迫或者其他方法强制猥亵他人或者侮辱妇女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猥亵儿童的,从重处罚!
 
撕开虚伪的慈善嘴脸
 
王振华持有3家上市公司,新城发展控股有限公司(01030.HK,简称新城发展)2012年在港交所上市;新城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601155.SH,简称新城控股)于2015年B股转A股,成功在上交所上市,总资产超过3000亿元;2018年11月,新城发展旗下的物业公司新城悦服务集团有限公司(01755.HK,简称新城悦)也在港交所上市。按照福布斯排行榜,王振华身价58亿美元,在中国富豪榜中排名第48名。 
 
 他这样的地产富豪,头衔很多,社会职务也很多。根据新城发展2018年年报,王振华现任中华全国工商业联合会房地产商会副会长、上海市工商联(总商会)副会长。于2010年,获国务院授予的全国劳动模范称号。于2013年1月,当选为江苏省人大代表。但江苏省最新的第三届人民代表人会代表名单中,已经没有王振华的名字。
 
此外,他也很会包装自己。官网显示,王振华热心社会公益事业,截至2016年底已累计捐赠超过2亿元。2018年捐赠5881万元,其中向云南、贵州等捐赠专项扶贫基金1900万元。
 
撕开这虚伪的慈善假面,竟是这幅嘴脸!
 
这不是王振华第一次犯事。
 
2015年12月4日,新城控股作为首个由B股转A股的民营房企,正式在上交所上市,当天股价上涨近200%,引起各界关注。但上市不到10天,多个高管离职,包括总经理吕小平、财务负责人梁志诚以及监事欧阳捷、戚小明和陈鹏。上市1个月左右,新城控股发布公告称,王振华接受常州市武进区纪委调查。据媒体报道,或涉及官场腐败。
 
虽然当时的常州官场不太平,但王振华也脱不了嫌隙。王振华创立的新城控股,2002年销售额规模不足4亿元,2015年销售规模已经达到320亿元,位列中国房企第20名。13年增加87.5倍!
 
无风不起浪,不由让人怀疑王振华可能参与其中。不过,2月19日,新城控股发布公告称,王振华已经结束调查继续履行公司职务。
 
2年后,2018年8月26日,王振华辞去总裁职务,只担任董事长,其长子王晓松任公司总裁,这是王晓松两年前辞职总裁后再次回归。在王振华父子的激进操作下,新城控股2018年全年营业收入541.33亿元,同比增加33.58%;归母净利润达104.9亿元,连续两年同比增速达到70%以上。
 
在万科高喊“活下去”的时候,新城控股的业绩无疑非常“靓丽”。这份成绩得到上交所“16问”质疑!
 
财务迷雾深深深几许?
 
上交所16个问询,要求解释利润情况、资金往来情况、现金流与货币资金、房地产开发业务、是否存在通过关联方借款的高利率水平侵害公司利益等问题。可以说,16问已经非常全面地指出了新城控股涉嫌财务造假的问题。
 
新城控股也费尽心思,用两周时间完成43页报告、3万字回复。但这份回复也是枉然,新城控股的财务隐藏的雷已经隐瞒不住了!我们总结一下新城控股的财务风险点,发现新城控股已经陷入了恶性循环,加上王振华的“作死”,公司举步维艰。
 
(1)利润“虚胖”,水分非常多!
 
2018年公司的投资性房地产公允价值变动收益为28.09亿元,同比增长209.02%,占归母净利润的26.78%。
 
翻译成白话就是,新城控股的投资性房地产以公允价值进行计算,2018年仅公允价值变动就带来28亿利润,超过全年净利润的1/4,可能存在估值不公允的情况。而房企龙头——万科、保利地产,一直采用保守的成本法计算,每年进行折旧减值处理。
 
新城控股新增了部分公司合并报表,但部分持股超过50%的公司却没有合并报表,比如增持许昌昱恒1%实现控股,贡献6.77亿元投资收益。新城控股选择性地合并,可能存在亏损的不合并,收益好的合并,存在粉饰财务报表的现象。若将此24家公司并表,按照50%的平均持股比例计算,公司的利润将会下滑。 
 
并表后,更严重的是会增加368亿左右的负债。会进一步恶化公司的经营净现金流,2019Q1,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67.6亿元,流出增速125%;营业收入为43.3亿,同比下滑16%;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非净利润为1.66亿,同比下跌52%。
 
此外,公司的利息支出的资本化占比较高。年报显示,公司2018年资本化利息支出为88.50亿元,同比增长428.99%;资本化利息支出金额分别占总利息支出和归母净利润的94.58%和84.36%,相较2017年的77.45%和27.75%有较大幅度上涨。
 
利息可以资本化,也可以费用化,费用化是计入当期损益,影响当期净利润,但资本化后则可以分摊好几期,对当期的净利润影响较小。相比于万科,2018年的利息资本化金额为59.64亿,占总利息支出的42.16%,明显低于新城控股的94.58%。
 
公司的应收账款过高,但不计提坏账准备,为净利润注水。2018年报显示,公司其他应收账款453.26亿元,同比增长58.93%,其中应收关联方款项、应收少数股东款项和应收房产合作方款项占比较大。应收苏州聿盛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等欠款方的其他应收款账龄超过一年,而坏账准备计提比例分别为0.1%或1%,计提比例明显偏低。
 
公司还存在关联交易,侵占公司利益。年报显示,2018年公司其他应付款479.22亿元,同比增长33.50%。其中应付关联方款项和应付少数股东款项占比较大。公司预付款项为146.34亿元,前五名预付款项余额合计44.34亿元,占比30.30%。
 
若挤出水分后,新城控股的利润还将进一步收缩。
 
(2)负债高企,存货严重滞销,出清需要14.4年!
 
截至2018年底,新城控股销售额超过2200亿元,行业排名第8名,高于华润置地2100亿元。
 
但过去几年,新城控股的主要土地储备聚集在三四线城市,不像万科、华润等一二线城市土储偏多。借着棚改周期,存储了很多三四线土地,但在调控大势下,三四线土储的价值下降,去化压力接踵而至。上交所也指出,新城控股2018年实现营业收入541.33亿元,同比增长33.58%;归母净利润104.91亿元,同比增长74.02%;但公司2018年末存货为1455.73亿元,同比增长90.59%。
 
存货的增速显著高于收入增速,存货周转率降低,未来可能不能去库存。从存货周转率来看,在2017年之前,其存货周转率基本处于0.5以上。但2017年为0.45,2018年下滑到0.31次。至2019年一季度,其存货周转率为0.02次,较之去年同期0.04次进一步下降。而存货周转天数中,其也从2018年的1165.8天升至5263.16天。也就是说,新城控股要出清存货需要14.4年!
 
新城控股一直模仿碧桂园,强调快速拿地、建设、出售的快周转模式。但碧桂园的存货周转天数在600-800天左右,远远低于新城控股的5263天。
 
2019年,在已有土地储备没有消化的情况下,新城控股还是加大了拿地的投资力度。据锋面News统计公告信息显示,2019年1-4月,新城控股新增39个项目,围绕天津、太原,武汉,郑州,杭州,西安等二线城市重金押注,对应总地价381.82亿元,同比增长120.7%;拿地额占比销售额56%,较上年提升22%。据中原地产研究中心最新数据显示,截至5月12日,新城控股以新增64宗土地的数量跃升至行业前三,紧随融创中国、碧桂园之后。
 
房企大量资金买地后,如果后期销售跟不上,存货就会受到积压,尤其现在资金成本比较高的情况下,积压成本更高。对于企业而言,需要特别注重周转效率,让存货尽快转化为现金,降低相应成本,保证现金流安全性。
 
而新城控股也没有足够的资金,来兜底销售滞涨的结果。在新城控股高速扩张的过程中,其经营性现金流除2018Q4回正外,已连续多月为负,而其投资性活动现金流自2018年至今便持续为负。截至2019年一季度末,新城控股资产负债率略升至85.47%,高于行业平均80%的负债水平。
 
(3)融资受限,陷入资金僵局
 
关于新城控股的资金,有几处疑点。
 
新城控股存在严重的“存贷双高”!年报显示,公司2018年末货币资金454.09亿元,同比增长106.90%,其中银行存款占比88.10%;同时,公司长期借款和短期借款合计259.39亿元。此前暴雷的康得新(002450.SZ)、康美药业(600518.SH)也存在这个问题。
 
存贷双高容易使投资人对企业的短期偿债能力产生误判,而且既然账上有钱,为什么还要借这么多钱呢?新城控股的货币资金高达454亿元,却要借款259亿负债。原因难以捉摸。要知道,暴雷的康美药业只有300亿的货币资金不见了。
 
此外,新城控股在货币资金充裕的情况下,还是向股东借款了,而且借款成本高于自己的平均融资成本,不由得让人怀疑这是给股东输送利益。上交所指出,截至2018年底,公司应向新城发展及其子公司的计息款项为22.22亿元,利率水平为8%,高于贷款基准利率,且高于公司2018年度6.47%的平均融资成本。
 
不过,这可能也是新城控股的无奈之举了。
 
内部经营陷入困境,只能依赖外部融资了。2016年、2017年和2018年新城控股经营活动和投资活动现金流量净额之和皆为负,分别为-6.10亿元、-102.41亿元和-161.96亿元。可见资金非常紧张了。
 
何况,公司还有那么多存货没有出清,若销售回款跟不上,公司的资金链就断了。新城控股2019年还计划销售突破3000亿元,拿地、建设都需要真金白银。所以,新城控股要在融资窗口期尽量多的存弹药。截至2019年4月30日,新城控股借款余额约为人民币967.68亿元,较2018年末增加240.63亿元,占2018年末经审计净资产509.57亿元的比重为47.22%。其中,银行贷款净增148.03亿元,发行债券及债务融资工具净增49.94亿元,其他借款净增42.66亿元。境外子公司也募资3亿美元,成本6.5%。
 
不过,新增240亿元,还没有覆盖公司1-4月的拿地支出,新城控股未来还需要更多的资金来滚动运营。但腾讯新闻《一线》获悉,在5月份央行和住建委共同下发的一份限制房地产企业融资需求的20家名单里,新城控股名列其中,各家银行被要求暂停新城控股在公开市场的融资,以防止过度挤占信贷资源。
 
无水之源,釜底抽薪。新城控股怎么办?
 
王振华还玩P2P!
 
除了房地产外,新城控股在金融领域也有布局。这些金融平台是否存在为地产业务融资的嫌疑呢?
 
其金融业务包括私募基金、银行、P2P、保险经纪、商业保理、融资租赁等,主要通过王振华名下上海新启投资有限公司(简称:新启投资)开展。天眼查信息显示,新启投资参股P2P平台“新城金融”、上海浦东江南村镇银行以及多家私募股权基金。
 
P2P平台“新城金融”的运营主体是上海新城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成立于2015年,注册资本为1亿元,主要为贸易行业和建筑行业的中小企业提供借贷信息中介服务。   
 
从股东结构看,往上追溯,最终受益人是王振华和王晓松父子,合计100%持股。法人代表是王秀艳,据东方财富网股吧的股民留言,此人是王振华的侄女,在新城控股担任审计工作多年。该股民声称新城金融是一个违规募资平台,新城控股要求供应商们作为借款人,在新城金融平台上大量募资,并要求供应商配合虚开增值税发票。
 
据天眼查信息,王秀艳确实与王振华一起出资参股控股多家企业。猜测可能是王振华的亲属。不过,王秀艳是否在新城控股担任审计工作就无法求证了。若真是如此,不得不怀疑财务造假的可能性。
 
据新城金融官网信息显示,截至2019年6月30日平台累计借款金额45.26亿元,待还余额8288.6万元,逾期金额、累计代偿均为0。在P2P集体暴雷的时期,新城金融完全没有逾期、完全没有代偿,不知是否真如股民所言,还是这个数据也有水分呢?
 
在王振华“作死”后,两只港股股价迅速跳水,跌幅超过20%,合计市值跌去了160亿港元。而A股已经收盘,新城控股暂未受影响。
 
不难怀疑,明天新城控股将同步下跌。

 

 

 

 

 

广告联系 | 杂志订阅 | 法律声明 |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 | 上海工商 | 举报中心

版权所有 上海天地金砖传媒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