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微博互动|微信扫一扫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艺术品金融

艺术品投资新风口:NFT火热背后的逻辑

来源:中国房地产金融作者:李珍时间 : 2022-06-06 15:30
“NFT与艺术品相结合,对整个艺术生产、艺术收藏、艺术交易、艺术创作的全链条的价值创造过程,带来全新的想象空间。”

当前如果选一个融合艺术、时尚、投资、互联网及各大品牌商的共同焦点,莫过于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NFT。

NFT从互联网玩家热衷的小众爱好,上升到一个潮流和投资风口,短短不过一年时间。作为艺术品版权投资的延伸,NFT是一种新兴概念,也是一类全新的加密数字资产(数拟资产)投资方向。NFT与艺术品融合,为艺术品的价值确认提供了更便捷的方式,也打开了创作者实现艺术价值的想象空间,从艺术形式到交易、流通变得更加丰富与多元。

对于玩家来说这是一种时尚,对于大众来说“数拟资产”投资意味着什么。NFT艺术品是否具有投资价值?投资逻辑是什么?从传统实物到“数字化”艺术品投资,投资理念如何转变、风险如何判断?近日,亚洲文化艺术基金会执行理事长、中国通信工业协会数字经济分会专家委员会主任委员、中国移动通信联合会元宇宙产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苏彤接受了《中国房地产金融》的专访。

什么是NFT?

在解读NFT之前,有必要了解大火的元宇宙,如果没有元宇宙引发的关注,NFT可能还是一个“少数派”。

1992年,尼尔·斯蒂芬森的科幻小说《雪崩》出版,书中提出的一个概念“Metaverse”,现在以“元宇宙”中文命名,简单理解是与现实世界平行的虚拟世界。

我国著名科学家钱学森将“Virtual Reality(虚拟现实)”命名为“灵境”,他认为“灵境”技术是继计算机革命之后又一项革命性技术,将引发一系列震撼全世界的变革。1995年10月23日,钱学森致信给戴汝为、钱学敏,信中提到“未来的人工智能工作是人·机结合的一项‘大成智慧’工程”。

“三十年前,钱学森先生以‘中国味’的‘灵境’命名了今天的‘VR’,钱学森先生的大成智慧预言了今天的‘元宇宙’。”苏彤说。

苏彤认为判定真正的“元宇宙”有七个标准:可识别的数字身份(分身),可统一的数字编码(地址),可协作的数字任务(全球),可交易的数字创造(文明),可流通的数字资产(经济),可永续的数字沉浸(时空),可信任的数字信息(链网)。并据此给出了他称之为2049版的元宇宙定义:元宇宙是以从定性到定量的钱学森现代科学技术体系为学科基础,综合包括数字身份、数字位码、数字任务、数字资产、数字信任等技术和组织方式,以“可交易的数字创造”为核心且能永续沉浸的灵境智界(VR & Cyberspace)与数字化生产生活集成体(Digital Metathesis)。

NFT的出现,为在元宇宙中实现数字资产的可交易化打通了道路,也就是说在元宇宙世界中,NFT赋予了元宇宙数字世界不再“虚”拟的魅力。

NFT,意为非同质化加密数字权证(Non-Fungible Token),源于以太坊ERC-721标准(关于智能合约的接口标准)。

2017年6月,世界上第一个NFT项目——《CryptoPunks》在以太坊发布,由1万个独一无二的24x24、8bit样式的不规则像素组成。像素分为男性、女性、僵尸、猿、外星人五类,每个像素都有自己随机生成的独特外观和特征,例如飞行员头盔、牛仔帽、蓝色眼影等。目前,《CryptoPunks》以其高昂的交易价格成为全球最贵的NFT项目。

NFT作为一种架构在区块链技术上的,不可复制、篡改、分割的加密数字权益证明,可以理解为一种“从无形资产到有形资产的数字所有权证书”。

“NFT的核心价值在于‘数字内容资产化’,为数拟世界中的财产确权和交易机制提供解决路径。”信达证券在其报告中这样指出,NFT为数字内容提供产权证明,将数字资产的范围从数字货币拓展至图像、音视频、游戏道具等非同质化的数字内容。凭借区块链技术不可篡改、可追溯等特点和去中心化存储技术,NFT保证数字资产的唯一性、真实性和永久性(不会因中心化平台停止运营而消失),有效解决数字资产的确权和存储问题,提高数字资产交易效率和降低交易成本,增强数字内容资产的流动性。

NFT与比特币、以太币等主流加密资产的不同之处在于,任何一枚NFT代币都是不可替代且不可分割的。

苏彤表示,狭义NFT是基于以太坊(区块链主流公链之一)的一种特殊的“数权资产”。“数权资产”的财产权属性和传统艺术品投资中的物权或版权属性有较大区别。一方面,NFT和艺术品的结合不是简单的“加总”,NFT为艺术品带来了全新的投资逻辑,激发多种新的投资方式。另一方面,NFT对艺术收藏而言不是锦上添花,而是一种“创造性破坏”,使得收藏不局限在固化或封闭的小圈子,这种“创造性破坏”恰恰是艺术品NFT投资的魅力所在。

苏彤认为,以NFT为代表的数权资产经营模式,为中国文化传承与创新带来了“天赐良机”。以往,艺术品收藏领域的投资行为相对比较小众,圈层和“玩法”也比较固定。NFT和艺术品相结合之后,对整个艺术创作、生产、交易、收藏全链条价值创造过程,带来全新的、更为广阔的想象空间,必将使艺术产业更加繁荣、艺术市场的形式更加多样性。

从NFT应用方向来看,来自数字内容版权的保护和交易(转让与许可),还来自数字内容发行与IP价值的变现。

信达证券认为,NFT为原生的图片、音乐等数字内容提供一个类似于实体资产的新发行方式,收藏者获得图片或音乐的所有权,并且可以像处置实物资产一样收藏、使用、分享和转让。NFT也提供了一种IP衍生品的新形式,衍生品不再只是周边、盲盒、手办等实体,而可以是图片、动画、3D建模等数字内容,给内容IP实现衍生变现提供了新思路。

自2020年开始,NFT进入快速扩张期。NFT的应用逐步扩大,已经从游戏、收藏品到音乐等领域不断破圈。

NFT艺术品投资逻辑

真正将NFT艺术带入公众视野的是数字画作《每一天——第一个5000天》(Everydays:TheFirst5000Days),这是美国数字绘画艺术家迈克·温克尔曼(艺名Beeple)从2007年5月开始,连续5000天每天创作一幅艺术作品,最终将5000张作品图拼接成一个316MB的JPG文件。

2021年3月,佳士得将其拍出4.5亿元(6934万美元)的天价,创下NFT艺术作品的世界最高价纪录。这也使温科尔曼成为继大卫·霍克尼和杰夫·昆斯之后,第三位作品拍卖价最高的在世艺术家。

随着更多NFT作品的高价拍卖,NFT被视作是艺术界的颠覆者,越来越多的艺术家和内容创作者进入NFT领域,将他们的作品铸币挂链。

2022年1月18日,在周杰伦生日当天,其与好友联合创办的潮牌宣布发售NFT项目幻想熊,限量1万个,不到一小时全部售出,总价超过6200万元。

2021年7月,来自英国伦敦、年仅12岁的本雅明·艾哈迈德,上线了自己的NFT《怪异鲸鱼》系列,9小时就售罄,最终入账80ETH(以太币),这样一组各异的像素小鲸鱼给艾哈迈德带来了超过35万美元的收入。

根据CryptoPunks官网数据显示,截止到2021年12月21日,最低售价的CryptoPunk为23.75万美元,过去1年《CryptoPunks》的销售数量为1.2万个,总累计销售额为18.1亿美元。在《CryptoPunks》项目中,售价最高的是CryptoPunk3100,其售价高达758万美元。

占据全球NFT市场90%份额的OpenSea,是世界上最大的NFT综合交易市场,为用户提供铸造、展示、交易、拍卖NFT等一站式服务。其交易数据显示,2021年的交易量达到140亿美元,相比2020年(2170万美元)增长了646倍。

NFT市场的火爆,不禁让人疑惑,作为艺术品版权投资的延伸,NFT艺术品是否真正具有投资价值?与比特币、以太币等虚拟货币一样,NFT同样依靠区块链进行交易,NFT投资逻辑是什么?

“NFT不是单纯的虚拟资产。”苏彤提到其所提出的“资产四象限”模型,突破资产有形和无形二元划分模式,将资产分列在四个象限:有形资产(看得见\摸得着,对应实物资产);无形资产(看不见\摸不着,对应传统意义上属于人身权范围内的无形资产);象形资产(看得见\摸不着,对应作为智力成果表达的知识产权类资产);拟形资产(看不见\摸得着,对应拟制化的金融资产等)。

苏彤认为以NFT为代表的数权资产,不应被笼统地概括到虚拟资产中,更准确地说,应将其称为“数拟资产”(加密数字权益资产)。

“通过加密数字资产方式,可以让过去那些‘看得见\摸不着’的资产,一定程度上有了‘摸得着’的资产属性。这就意味着,艺术资产的投资逻辑可能会发生极其深刻的变化。”苏彤表示,NFT和艺术(不仅是艺术品)深度结合,投资艺术领域的类型和属性、范围和空间都将极大提高。

温克尔曼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谈到类似的问题:如果大家都能欣赏,为什么要花钱去购买呢?温克尔曼回答道:当有人去卢浮宫拍了一张达·芬奇的《蒙娜丽莎》,也不会有人认为拍摄者拥有《蒙娜丽莎》。而当你购买了NFT作品,所有人都能够知道你是这个作品的拥有者。这份诡谲的论述仿佛更加印证了加密艺术的真实价值,以及“占有”所赋予购买者的文化加成。

苏彤表示,NFT艺术(或艺术品)的投资,不仅仅是现有艺术品权益投资形式的一种延伸,更应视作对一种新的资产类型的投资。这个过程,使“NFT+艺术”获得了非常广阔的资产化空间——即不仅仅是艺术版权的数字化,而是围绕艺术和艺术品之上多种资产权益数字化。总之,以NFT为代表的加密数字资产,使人们在“艺术资产”投资上,拥有了此前不可想象的机会。

“NFT使得人类在艺术创作、收藏和交易方面拥有更多可能性,没有做不到,只有想不到,艺术投资的参与方式和参与人群都发生了变化。”苏彤说,需要冷静的是,不要想着通过投资NFT艺术品短时间发财致富,投资收益只是衡量“NFT+艺术”的一个指标,但远非全部。考验人们的是,如何放飞想象力,在现行法规框架下,找到各种各样的新“玩法”。

苏彤特别强调指出,NFT艺术投资风口的背后,应该锁定的底层逻辑是“可交易的数字创造”。目前,种种原因下,国内的“NFT+艺术”主要玩法是“数字藏品”,总体上说不可交易,缺乏流通性。这和期待利用加密数字资产的可交易性和高流通性,繁荣文化艺术的基本精神有些背道而驰。

如何能够实现“玩法突破”?需要NFT艺术收藏与投资理论的体系化建设,需要富有洞察力和创见力的团队去设计;需要跨学科的明白人和专业操盘手共同推进。苏彤介绍到,2022年11月1日,在比特币白皮书13周年之际,他所领导的团队发布了《比特图:一种基于“中国密码”的数字创造力交易系统》,试图为“NFT+艺术”投资和交易理论建立可操作性的原则框架。

他呼吁更多人参与到加密数字资产权益交易模式和经济模型的设计中,正如硅谷一代人的精神领袖——理查德·巴克敏斯特·富勒所言:创造一种新的模型,让原有的模式作废。探索NFT+艺术投资的前景才刚刚开始。

NFT:泡沫还是机会?

NFT这股风潮,不仅仅在热衷内容创造者中流行,现已成为一种大众潮流。

很多品牌如耐克、阿迪、彪马、NewBalance……甚至国内的安踏、李宁也加速布局,德国彪马将其推特账户PUMA改为PUMA.eth,李宁首幅NFT艺术品在保利拍卖行展以112万元的价格成功拍出。

与此同时,NFT的限量发行与稀缺性刺激炒作推升NFT价格。2022年2月12日,国际奥委会官方授权冰墩墩NFT数字盲盒在nWayPlay平台正式发售,官方定价99美元,一经发售迅速被抢空,其官方发售价也随之上涨。截至2022年2月18日,官方售价已达349美元,翻了三倍有余。

这样促使更大的玩家嗅到机会闯了进来。2022年2月16日,纽约证券交易所在向美国专利商标局提交的监管文件中表示,希望成为NFT的金融交易所,以与OpenSea和Rarible等主流NFT交易平台展开竞争。

从全球NFT市场来看,NFT产业链包含了提供基础设施的NFT铸币、发行、交易、存储为主的技术支持方,以及支持内容创作的各类主体即铸造方,如IP授权方、项目创作方、项目发行方和发行平台,还包括NFT衍生应用平台,如支持NFT二级市场流动交易抵押平台、融资平台、社交平台等。

从中国境内市场来看,目前国内NFT市场仍不成熟。由于我国禁止数字虚拟货币,国内NFT平台仍只能用法币进行交易,NFT大多以数字藏品替代,并且大部分平台仍旧只能作为一级市场,并不支持玩家之间交易,NFT艺术品的商业化并未完全打开。

中国NFT主流的发售和交易平台以阿里拍卖、蚂蚁集团旗下鲸探(原名蚂蚁链粉丝粒)及腾讯旗下幻核等机构为主,其功能仅限于数字藏品发售与交易。

2021年9月24日,国家发改委等11部门发布《关于整治虚拟货币“挖矿”活动的通知》,宣布虚拟货币“挖矿”活动将被正式列为淘汰类产业;同时,央行等10部门发布《关于进一步防范和处置虚拟货币交易炒作风险的通知》,明确虚拟货币不具有与法定货币等同的法律地位,相关业务活动属于非法金融活动,并从“建立健全应对虚拟货币交易炒作风险的工作机制”、“加强虚拟货币交易炒作风险监测预警”等角度防范和处置虚拟货币交易炒作风险。

2022年2月18日,银保监会发布《关于防范以“元宇宙”名义进行非法集资的风险提示》,提示以“元宇宙投资项目”“元宇宙链游”等名目吸收资金,涉嫌非法集资、诈骗等违法犯罪活动。其中指出,存在不少编造虚假元宇宙投资项目的诈骗项目。

苏彤表示,目前国内没有相关法律制度,政策制定者还在犹豫观望。主要的原因是缺乏对NFT更深层次的理论和政策研究,对NFT的本质缺乏基础判断,很难做出相应的合适的制度安排。要开展对NFT艺术投资领域的立法和政策研究,需要跨学科的专家共同努力。

很显然,NFT也好,数字藏品也好,还不能真正定义为比肩金融资产的一类投资品,缺乏制度及交易、流通等机制,在国内是NFT还停留在玩票性质。

“政策驱使我们必须思考一个问题,NFT艺术品投资行为最终往哪个方向发展,国外的法律政策走在中国前面,中国还有没有可能要探寻的方向?”苏彤认为,这最终要回归到投资行为和艺术的一个正向关系上,投资行为应该能够激发交易结构和好的艺术创造。即尊重国内法律条件,同时又不受限于一些阻碍,仍然能够对加密数字资产,对艺术的创造、文化的传承以及财富的管理等能够产生积极的作用。

由于NFT艺术品投资市场和传统的投资模式有所区别,并且存在很大的风险。“从传统投资模式进入到‘数字化’艺术品投资市场,投资者投资理念需要大转变,因为传统投资模式和‘数字化’艺术品投资,是两个不同的投资范式。”苏彤表示,投资人应该保持积极心态,去探索一个未知的领域,别抱着赌徒的心理希望一夜暴富。

从NFT未来的发展方向看,苏彤认为NFT未来发展应关注个人创造性的表达。通过加密数字资产的方式,让个人通过艺术创造实现的IP(information Property,信息财产权)资产化、可交易化。让更多“象形资产”通过变成加密数字资产得以流通变现。解放个人的IP资产,实现创作者“破圈”经营,让有潜力的艺术创作者,被更多更方便地关注到,从而使其个人IP资产增值,促进艺术投资行为突破工业文明时代艺术经济流通模式的禁锢。

此外,针对国内法律框架下,还有很多问题尚待解答,诸如NFT是否属于物权?是否具有金融属性?NFT是否属于数字复制品?NFT交易机制是否接入现有金融资产交易系统?这些问题仍然需要权威机构予以明确,从艺术品到数字资产,从艺术品实物投资到数字资产投资,中国NFT发展还需更多想象力。

 

 

 

 

 

广告联系 | 杂志订阅 | 法律声明 |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 | 上海工商 | 举报中心

版权所有 上海天地金砖传媒有限公司